【蛋哈蛋无差】So Called Aftermath (41-终章)

Lizzy-Jones:

戳我看前文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Harry已经靠在软枕上看了二十分钟的书。热水澡与丝绒毯子上的薰衣草香让他昏昏欲睡,可Eggsy还没有回到卧室。


手中雪莱诗选上的文字逐渐模糊起来,年长绅士叹一口气,终于放下书,把自己埋进了柔软的床褥里。看来他的学生并没有打算继续和他共枕同眠,这让他十分失落。


但是加拉哈德的矜持与自尊心不允许他主动发出邀请,或者是问一句“Eggsy你为什么不来和我一起睡呢?”Harry能作出的最大程度表示,就是缩回了刚刚想要关上床头灯的手。


 


于是当做完一整套心理建设的Eggsy再次推开房门,看到的就是依旧灯火通明的卧室里,他的导师优雅的侧卧在毯子下面,身形随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Harry已经陷入沉眠,而且紧蹙着眉头。


 


——Harry没有等他,Eggsy的眼眸短暂黯淡下去。好在他随即就注意到依旧明亮的床头灯,还有他的导师只占据了大床一半的睡姿,这些迹象重新给予了他勇气。


 


Harry在睡梦中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手掌不安的紧攥,指甲深深掐进皮肤,同时努力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不要,求你们了!”他低微的呢喃狠狠鞭挞在Eggsy心上。


 


“Harry, Harry,这只是个噩梦。”


Eggsy飞快用自己的怀抱把导师整个包裹起来,连续不断的亲吻落在对方的后颈上,直到Harry缓缓睁开眼睛。


 


“Eggsy,”Harry浅棕色的眼睛里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你怎么过来了。”他的导师竭力保持语调平静,可Eggsy能感受到自己手掌下那种快速又不规则的心跳。


 


“ 抱歉我刚才去洗了个澡,回来时你已经睡着了。”


Eggsy把声音放得很轻。Harry恢复了记忆,也再度开始被那段血腥的过往折磨。Eggsy决意帮爱人摆脱这个挥之不去的恶灵——用他自己的方式。


 


“愿意谈谈刚才的梦吗,Harry?”


Eggsy继续尽职尽责的充当人形毛毯,源源不断的通过皮肤向爱人传输热量。


 


“已经很晚了,我们可以明天再谈。”Harry轻笑了一声,可Eggsy发现他的眼睛里并没有笑意,“你简直是在copy前两天你做噩梦时我们的对话,Eggsy,我赞赏你的学习能力。”


 


他的导师明显不愿意谈及这个话题——这也和几天前我的反应一模一样。


年轻骑士在心里默默补充。可他不愿意再拖延下去了。


 


“Harry,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Eggsy深吸一口气,放开拥抱导师的手臂,转身下床,站到了直面对方的床头柜前。“我知道你的噩梦是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我终于梳理出一套有关这件事,有关我们的......理论。”


他的神情严肃极了,就像年轻二十岁的Harry本身。


 


“对不起,Eggsy,我现在并不想讨论‘这件事’。”


年长绅士的语气有些倦怠。在他的学生起身之后,Harry感到周围的温度重新开始下降,由内而外升起的寒意围绕着他凝结成雾,正在吸走他的生命能量。


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有一个流血的黑洞,这也许终有一天会让他衰竭而死。可他不愿意揭开伤疤,清理患处,将腐烂流脓的创口暴露在日光之下,宁可用层层涂料把一切掩饰起来。加拉哈德从不示弱,更何况他现在有一个年轻的爱人,温柔善良,充满活力——Harry 不愿意让对方在自己韶华不再的躯壳之外,还要注视他满目疮痍的内心。


因为这样看来,他似乎更没什么值得被爱的了。


大加拉哈德悲哀的察觉,也许是受连绵不断噩梦的影响,他正陷入自卑中难以自拔。


 


“不,你一定要听我说。”


Eggsy发现了Harry的抵触情绪,对方甚至准备翻个身,单方面终止对话。


 


‘唰’的一声细响,系在年轻骑士身上的丝绒睡袍掉落在地上,空气中的凉意让他即刻起了满身细小的鸡皮疙瘩。


 


“Eggsy ?”


Harry惊讶的从床上支撑起半边身体,残存的睡意一扫而空——他的学生在睡袍下什么都没穿,现在正完全赤裸的,直挺挺的,站在他面前。


 


“我们......我们还从来没有......谈过性的问题。”Eggsy结结巴巴的开口,脖子根以上所有部位红得就像起了酒后湿疹,“我还没有机会征求你的意见......所以只好都......做了准备。”


 


Harry一时没有理解对方表达的内容。什么叫‘都做了准备’? 他们的谈话原本与此毫无关联。


“你的‘理论’是什么?Eggsy。”他迟疑了好几秒,谨慎的从学生刚刚吐出的话语里组织起合适的问句,并且在震惊中忘记了移开目光。


 


“ 在我们解决完V-day的时候,你知道新闻报道中称呼毁灭Valentine计划的神秘英雄什么吗?他们夸张的叫他‘救世的诺亚’。Harry,我明白这听上去很荒唐,也不符合你的谦逊精神,可是,人们就是这样称呼我的。”Eggsy的脸颊依然很烫,但他已经不再结巴了,“我们的确避免了世界上几十亿民众互相残杀,和恶毒的寡头政治家控制全球。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有梅林与Roxy——更重要的是,这都是因为你,把我从原先一滩烂泥的生活中拯救出来,训练成可以拯救世界的特工。”


 


“你在这件事上的功劳实至名归,Eggsy。”


Harry柔和的看着他的学生,就算对方现在赤身裸体。


 


“我想要说的是,我知道在肯塔基发生的事情让你无法原谅自己——所有的安慰都是徒劳的,我理解,就算所有人受到电波控制都会变成野兽,但你是Harry Hart, 执剑保护弱者的骑士,无论那些杀戮出于什么理由,都践踏了你的道德准则,打碎了你几十年的坚守,使你痛恨自己,更何况还有RGE那些没人性的混蛋往你的伤口上撒盐。”


 


年长绅士试图开口,可是他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Eggsy的确了解他的一切想法。


 


“你在肯塔基屠杀了一百多个罪不至死的人,这是事实。但是你亲手塑造的学生,在同一事件中拯救了全世界,而且完完全全是因为你——我早就承认过,Harry, 我从来不像你这么伟大,我不愿意平白无故跑去牺牲自己拯救宇宙,因为在遇到你之前,这个世界对待我真是超级操蛋的差劲,就好像是一只蛆,任何人都能跑来踩一脚。就算在加入Kingsman训练以后,候选人中除了Roxy,教官中除了你和梅林,所有人依旧看我不顺眼,毫不掩饰对我的轻蔑。


我才不愿意为了这样的世界搭上性命,可我那时候发誓要为你复仇,哪怕需要我第二次跑进Valentine的末日派对剁掉他的胳膊,哪怕需要我和所有反派同归于尽。


 


......拯救世界的从来就不是我,Harry, 是你拯救了我,与整个世界。”


Eggsy脸上的红潮完全退去了,他的言辞冷静又温柔,清澈的目光里仿佛闪烁着一条银河。他同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第一次达成了他导师对于绅士精神的定义——就算赤身裸体,仍旧泰然自若。


 


因为他面对的是他最宝贵的爱人,足以让他坦诚剖白肉体与灵魂。


 


“谢谢你,Eggsy。”


Harry感觉自己的咽腔被涌上的热流堵住了,他想掩饰的偏过头去,却马上被Eggsy按着肩膀扳了回来。


 


“原谅你自己吧,Harry,如果你还不能够的话,至少允许我来帮你——当我们真正的成为一体,你就会看到,我所有行动的理由,从来就只有你。你已经拯救过我一次,现在轮到我来拯救你。”


年轻骑士凑上去,吻掉导师面颊上一粒咸味的水滴。


 


然后他突然被热烈的拥抱住了。年长绅士缓慢却不容置疑的吻上了他的嘴唇,然后撬开牙关,继续深入。


 


Eggsy全身都在颤抖,他双臂揽紧导师,用身体的重量把对方完全压回到柔软的床垫中去,贪得无厌的加深着这个亲吻,并把导师的睡袍扯得乱七八糟。


 


Harry对此含蓄的表示了不满——年长绅士的舌头突然在Eggsy的上颚蹭过,一股电流从敏感的口腔上皮直接炸裂到年轻骑士的大脑。Eggsy感觉自己就像跳出水池的金鱼,灵魂深处的干涸叫嚣着想要得到满足,理智被高涨的火焰焚烧成灰烬。


他恶狠狠的回吻过去,吸住导师刚刚作乱的舌头,碾压可能触碰到的每一寸柔软口腔,夺取对方所有的呼吸。


 


在最初加入Kingsman的时候,出于微妙的嫉妒与自尊心,Eggsy从不打听Harry过往的风流韵事,可他默认他的导师是个顶尖的情场高手。毕竟就算忽略Harry二十年来从无败绩的蜜罐任务记录,单看他的无可挑剔的仪容举止,学识风度,就足以使帝国百分之八十的成熟男士自惭形秽。后来他逐渐发现,Harry在私人生活中一直秉持着近乎精神洁癖的价值观。至于在任务中——任务就是任务,Eggsy强迫自己表示理解。


 


至少现在Harry没有动用任何引人意乱情迷的情场技巧。他真诚且温柔的回应着Eggsy汹涌的爱意,和年轻爱人炽热的唇齿相接,直到两人都感觉呼吸困难。Harry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睡袍下的真丝晨衣已经不翼而飞,但酒红色的丝绒睡袍本身还裹在身上,而Eggsy正埋首于他的颈窝里,躁动不安的又吻又舔。 失去主导权的不满让年长绅士试图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学生,可惜随即他就意识到,Eggsy正处于巅峰期的身体机能完全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抗衡的。


 


“Eggsy,先停下。”


Harry有些气喘的开口,声线危险的压低下去。


 


Harry的冷冽语调对于Eggsy的影响力是即时的。年轻骑士立刻停止了动作,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导师。


“你不愿意吗,Harry?”


他的耳朵根再度红透了,眼神传递出有些说不出口的第二句话,“.....位置?”


 


这次Eggsy看到,自己脸上的热度悄无声息的传染给了对方,正顺着Harry的侧颈一路爬上来。


 


“无论如何,Eggsy,先去把灯关上。”


他的导师强作镇定的说。


 


在三月中旬的一个深夜,伦敦默默迎来了第一场温暖的春雨,深冬大地上顽固的积雪与残冰从此消融殆尽。


.......................................................


 


一个月后。


两位加拉哈德举办了最为简约低调的仪式,不用教堂,不请牧师主持,也没有发出任何请帖。Harry与Eggsy在市政厅门前的广场上为对方戴上戒指,又用远处见证人几乎听不真切的音量交换了誓言。


——不过这没关系,大家都看到了他们注视对方时那熠熠生辉的眼睛,以及眼神中无法付诸言语的深情。


登记完成之后,圆桌骑士们在萨维尔街二层的会议室里为他们举行了小型午宴,梅林,Roxy, 帕西瓦尔——也就是新任亚瑟,回归的贝德维尔,甚至Michelle都带着Daisy列席了宴会——这让Eggsy在感动之余,很是紧张了一阵子。


 


“妈妈,谢谢你能来。”


在席间祝酒的时候,Eggsy抓住机会,低声对Michelle说。


 


Michelle的眼神有些复杂。她心绪不宁的拢了拢头发,最后还是露出笑容,抱起旁边正坐在高脚椅上用小叉子摆弄西蓝花的Daisy, 朝站在Eggsy身后不远处的Harry走了过去。


 


“Uncle Harry, 抱抱!”


金发小姑娘对着年长绅士甜蜜的微笑,还没到近前就在妈妈怀里伸出了手臂。


Harry温柔的从Michelle手里接过她,亲吻小姑娘的额头,又让她稳稳坐在自己的臂弯里,正好面向窗外车水马龙的风景。


 


“ Daisy 下个月就六岁了,”Michelle看着女儿,整个人都柔和起来,“她看上去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她,Mrs. Unwin, 请放心,我会履行自己的承诺的,一切文件都准备好了。”Harry看一眼正和Roxy交谈的Eggsy,放轻了音量,“感谢你同意我与Eggsy在一起。”


 


“我知道反对也没有用。”Michelle叹了口气,“我只能尊重Eggsy的选择。”


 


“而我向你保证,Eggsy绝不会为这个选择而后悔。”


Harry望着他年轻爱人的背影,就像注视着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珍稀蝴蝶。


....................................


 


身价不凡的骑士们为两位加拉哈德送上了不少贵重的新婚礼物,但其中最令Harry与Eggsy感激的,还是亚瑟大笔一挥批准的两个月假期。


 


于是他们现在得以在圣托里尼岛奇异的黑色海滩上漫步,吹着晚风,眺望着远处纯白的菲拉小镇。


 


“Harry,我现在仍然觉得像做梦一样,”Eggsy与导师并肩而行,不露痕迹的控制着自己步伐,尽量走得慢一些——Harry的腿伤仍在恢复期。“有时候闭上眼睛,还能看到你穿着那身好看得要命的斜条纹西装,靠在警察局台阶的墙壁一侧和我打招呼,而我只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 Street Punk,满脑子想得都是怎么打赢自己的混账继父和他手下的狗腿子们。”


 


“我很乐意提醒你,Eggsy,你是最好的Kingsman特工,我的丈夫,而且绅士不应该妄自菲薄。”


Harry在绽开笑容时露出一排瓷白的上牙,整个人看上去优雅高贵,风华正茂。


曾经挥之不去的噩梦已经很久没有纠缠过他了。年轻骑士的忠诚与爱意始终如一,正逐渐将他的导师牵引出内心的泥沼。


 


“我一定是把下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Harry。”Eggsy突然贴近过来,给了年长爱人一个拥抱。“不过,Harry,”他的神色有些犹豫起来,“你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和Michelle谈了些什么?”


 


Harry继续平稳的散步,似乎不解其意,“ 你是指哪个方面,Eggsy?”


 


“  Harry ! 我了解我自己的母亲!”Eggsy终于沉不住气了,“她并不是容易释怀向前看的人,否则也不会为了我父亲的事情,这么多年都无法重新振作。我知道她对你怀有偏见......而你不愿意让我为难,肯定做出很大的让步,才换得她的默许。


母亲和妹妹的确对我很重要,但是,Harry,我也想让你知道,你是我的终身伴侣,在所有事情的立场上,我都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起,无论反对者是谁。”


 


“哪里有这么严重。” 年长绅士安抚的拍了拍他学生的后背,“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把Daisy列为我的唯一继承人。”


 


“Holy Cow! Harry !你是说你的四千万英镑!”


Eggsy像触电一样在沙滩上跳了起来,过激的反应使他的导师一阵大笑。


“ 是的,Eggsy,这也可以看做是我为了你向Mrs. Michelle支付的报酬,你潜力无穷,价值巨大,Eggsy,我们双方达成了愉快的协议。”


Harry戏谑的说。


 


“ I seea young man with potential,A young man who is loyal.Who can do as he is asked, and who wants to do something good with his life.”


年轻骑士突然安静下来,他的眼里甚至有泪光,“你还记得吗,Harry,这是我第一次站在Kingsman更衣室里时你对我说的话。


你是唯一相信我的潜力,看到我的价值的人,自始至终。让我哪怕是在最遥不可及的距离上,也有勇气向你靠近。谢谢你,Harry。”


 


“ Don’teven mention it, Eggsy。”


又是一天趋近尾声的时候,两位加拉哈德在夕阳灿烂的余晖中交换了一个温情的深吻。


 


夜晚他们收到了来自梅林的问候邮件。


 


RGE事件后的整顿工作与几位骑士的缺席显然使魔法师繁重的工作雪上加霜,他罕见的牢骚满腹起来。


“贝德维尔简直想要架空我们的亚瑟,”梅林在邮件中写道,“他以亚瑟的身体状况不佳为理由,替他处理了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公务,关键的问题是,原本分配给贝德维尔的任务完成进度却不尽人意,再加上他们两个最近的私人关系有些波折——兰斯洛特夹在她的这两个长辈之间左右为难。总而言之,总部现在迫切的需要人手。


加拉哈德,我希望蜜月期过后尽快在办公室里见到你们。”


他毫不客气的表示。


 


“ Well, Eggsy,”先看完邮件的Harry轻微的叹了口气,“我本以为梅林可以更耐心一些。”


 


“ 没关系的 Harry ! 梅林说的是‘蜜月期过后’, 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Eggsy正好端来新鲜调制的马蒂尼。他瞥一眼Harry摊放在沙发上的某本名著,露出了与他的导师如出一辙的绅士假笑。


 


Harry顺着学生的目光扫过书页,顿时领会了他的意思。“适可而止,Eggsy。”他的薄唇抿成不赞成的直线,可目光中尽是愉悦的温柔。


 


——“蜜月的清辉将会照耀我们的余生,它的光芒只有在你我进入坟墓时才会消褪。”


这恰好是书的最后一章,Eggsy眼神简直无法从纸页上挪开。


 


真是一个完满的尾声。


两位加拉哈德想。


 


The End



热度 153
时间 2018.06.25
转载自 Lizzy-Jones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