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蛋无差】So Called Aftermath (39)

Lizzy-Jones:

戳我看更新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Eggsy发现自己站在Harry家不算宽敞的起居室里,他的导师正压抑着怒火从楼梯上拾级而下,“你放弃自己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机会,就他妈的为了一条狗!”


 


......都是我的错Harry, 我不应该辜负你的心意。


Eggsy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扑上去抱紧Harry, 抚平他紧蹙的眉头。


“只有反社会的变态才会想着杀狗来得到工作!”


然而他惊恐的发现自己脱口而出的是桀骜不驯的反击,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躯体。


 


“......所以你也是这样对待我父亲的?拿他的尸体做具标本出来,然后放在家里?”


——天啊,Eggsy,停下,我命令你停止,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年轻骑士逐渐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飘浮在房间里的幽灵,一个西装革履,冷眼旁观的第三者。站在Harry面前的那个Eggsy,一身搭配糟糕的名牌运动服,敏感自卑又暴躁易怒,正因为被最仰慕的导师所否定而不知所措,口不择言。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他吗。”


Harry一向无懈可击的冷静面具碎裂出一条缝隙,悲伤从中逸散出来。


 


.....我知道的Harry, 对不起,我只是太害怕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Eggsy想要替年轻的自己道歉,想把当年这个不知好歹的小混蛋拎着衣领从窗户里丢出去。


 


可是在这个时候Harry的眼镜通讯响了,梅林的声音传来,“加拉哈德,我追踪到Valentine的位置了。”


年轻骑士仿佛瞬间被雷击中,无数可怕的回忆涌现出来。


——不,Harry,不要去,这是Valentine的陷阱!他急切的大喊,想要抓住他导师的肩膀。


 


可一切尝试都是徒劳的,Harry的身躯从他伸出的手臂中穿过,转身拿起窗边的眼镜戴上,“准备飞机,梅林,我这就出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似乎有什么无形的齿轮运转起来。房屋与周遭的事物开始变形,雕花茶杯落地碎成齑粉,玫瑰木地板与楼梯缓缓蒸发,墙上的蝴蝶标本与呆愣在原地的年轻Eggsy像被切断讯号的电视画面般先是扭曲,随后消散成黑白的雪花。一切元素在虚空中充满自我意识的重组:平庸的暗青色屋顶与白墙,生锈的十字架,南方阳光下水泥开裂的简易停车场——最终Eggsy看到,一座死气沉沉的教堂凭空而起,轰然关闭的大门将他与Harry分隔在内外两端。


 


“不要!Harry——”


Eggsy发出声嘶力竭的嘶吼,无边无际的恐惧吞没了他。


.............................................


“ Eggsy? Eggsy,醒醒,你做噩梦了。”


年轻骑士还没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挣扎出来,就因为温暖的怀抱得到了慰藉。


 


Harry抽出一只手臂打开床头灯,又顺着Eggsy的脖颈和后背一路安抚下去, 发现自己手上沾满了冰冷的汗水——他的学生显然梦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


 


Eggsy并没有完全清醒,他的肢体还在不安的抽搐。Harry的双腿不方便,他索性挪动一下,像毛毯一样,将自己的上半身完全覆在对方身上,再张开手臂揽紧。“没事了,Eggsy。” 他轻柔的重复着,直到感觉对方顺着自己的引导放松下来。


 


“Harry......感谢上天。”


Eggsy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导师在自己眼前放大的面孔,他长吁一口气,然后将脑袋整个埋进了对方的胸膛。“再抱紧一点。”他小声咕哝道。


 


“还要唱摇篮曲吗?”Harry打趣了一句,还是依言收紧了手臂,“你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再一次目送你步入那个地狱中去,但还是无能为力。


Eggsy在心里默默的想,开口却说,“我只记得那种非常可怕的感觉,Harry,内容我忘记了。”


 


好在Harry并没有追问下去——Harry从不追问,他一向善解人意。


 


“也许我们可以谈谈亚瑟提出的那个恢复记忆方案,Eggsy?”


他的导师显然试图开启一个新话题,但实际上这并不能使年轻骑士感到好过。


 


“我后天要去一趟乌拉圭,”Eggsy答非所问的说,“我们有一位骑士在那里失踪了,我需要短期协助一下调查,时间不会太久的,Harry。”


 


他的导师没有接话,温热的呼吸持续喷在Eggsy颈侧。


 


“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再讨论那个方案也不迟。”Eggsy艰难的挤出这句话。他原本因为Harry而温暖的心脏正再度撕裂开来,“我们睡吧,Harry, 抱歉吵醒了你。”


 


......好在毁灭总不会立刻降临,Eggsy苦中作乐的想。他调动所有感官,拼命感受着Harry的气息。他小心的揽着他的导师,却不敢用力,像是不敢碾碎一个晶莹的美梦。


 


“在我以前的记忆中,我们的关系也像现在这样吗?”Harry突然有些突兀的问了一句,“你在担心,Eggsy。”


 


“是的,Harry。我永远都会对你诚实。”


Eggsy拿发顶在导师胸前蹭了蹭。他莫名的感到心虚——尽管是因为其他事情。


 


“所以你看,事情完全不值得忧心。”Harry心平气和的指出,“不管我处于哪种状态,有没有记忆,我们之间的关联都不会改变。至少对我来说,这就足够好了。”


 


Eggsy感觉一股热流涌过喉咙,鼻子也异常酸楚,“我也是,Harry。我们之间的联结不会改变,不管发生什么,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不管这个世界对你的看法怎么样。”


他几乎咬断了舌尖,才避免 “不要去做恢复记忆治疗”这句话脱口而出。Eggsy知道五年前的自己一定会如此恳求,可现在事情已经不一样了,他对Harry的理解更深刻,他不仅想要保护和拥有Harry——他还想配得上对方坚韧闪光的灵魂。


 


所以他会尊重Harry的选择,并在所有艰难的状况中和他携手并进。


 


“你的语气听上去简直像我以前是个连环杀手,或者江洋大盗。好了,晚安,Eggsy。”


他的导师语气轻快地开了个玩笑,然后关上了灯。


................................


“我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Roxy! 本以为最近你会在总部陪着亚瑟。”


蒙得维的亚,乌拉圭国会大厦宴会厅,乔装打扮成记者的小加拉哈德与兰斯洛特汇合了。


 


“我还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得到贝德维尔的线索。”女骑士叹了口气,“叔叔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来,他最近一直食不下咽,神思恍惚,他在为贝德维尔折磨自己。


你呢,Eggsy,居然没有陪着Harry? 这真是罕见的很。”


Roxy勉强笑了笑,想要活跃氛围。


 


“找到贝德维尔对我也很重要,”Eggsy抿紧嘴唇,“他是除了Harry以外唯一一个RGE卧底计划的参与者,知道对方的阴谋全貌。我一直想着,如果他能够平安归来,将是在议会揭发首相的最佳证人。”


这样Harry就不用去接受可怕的诘问了。Eggsy没将这句话说出口。


 


两位年轻骑士心事重重的对视了一眼。这时,宴会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新任总统德帕尔即将上台致辞。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在这个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时刻,我深刻理解自己肩负的责任,关于如何带领国家走向......”


意气风发的新任总统掏出讲稿,开始演讲。Eggsy漫不经心的听着,以前排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为掩护,掏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计划着一会儿如何将总统堵在角落来个亲密接触,逼问失踪骑士的下落。


 


“嘿,Eggsy,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总统简短的讲话很快结束了,在他下台离开后,小加拉哈德不动声色的起身,想要尾随上去,却被一旁的兰斯洛特拉住了袖子。


 


“Roxy?我必须要跟上他!”


Eggsy有些焦躁的压低声音,他惊讶的发现,女骑士脸上满是震惊和困惑。


 


“Eggsy, 德帕尔的背影,特别像一个人不是吗。”


Roxy像梦游一样呢喃。短短几秒钟后,她恢复了冷静,改变主意道,“anyhow,Eggsy,一会儿我们任务地点汇合。”


 


“好,一会儿见。”


Eggsy无暇多想,他匆匆点了点头,消失在宏伟大厅中的人流里。


 


“德帕尔先生,请保持安静,也不要回头,我无意伤害你,只是想问几个问题。”


五分钟以后,总统在偏厅休息室被人用匕首抵住了脖子。小加拉哈德巧妙的骗过了警卫,穿着一身侍应生的燕尾服,将武器用磁石吸附在茶盘下面带了进来。


 


Eggsy感到有些紧张。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出乎意料的强势,而且训练有素。他在被刀抵住的瞬间就架起手臂制造缓冲距离,杜绝了被袭击者一刀割喉的可能性——尽管Eggsy也没有打算这么做。毕竟对方现在是一国总统,他可不想引起世界大战。


 


可是德帕尔镇定的不像是一个政客,就连普通人受惊后的条件反射也不曾有。“我的秘书和警卫队呢?”他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


 


“他们都被我支开了,先生,我告诉他们‘总统想要独处一会儿’,这里半小时内都只有我们。”


小加拉哈德彬彬有礼的回答,可手上完全不敢松懈。


 


“好极了,Eggsy,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


德帕尔的声音突然变了,他用空闲的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小心的摘下了整个栩栩如生的3D面具。


 


“Fuck!贝德维尔!天啊你在搞什么花样,大家找你找得都要发疯了!”


Eggsy手里的匕首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说来话长,Eggsy。帕西瓦尔和加拉哈德还好吗?”


卸掉伪装的骑士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微笑。Eggsy这才发现,对方的面孔上,多了一道贯穿全脸的可怖伤疤。


..................................


“Harry, 你确定要现在接受治疗?我觉得Eggsy回来以后会和我没完。”


梅林从内掩上手术室的大门,示意外面的医生们先等一等。


 


“ 很抱歉让你为难了,Hamish。我发现Eggsy很抵触这件事情,而且最近他每天晚上都做噩梦。这些都让我忍不住联想,我丢失的记忆中可能会有不少......富有争议的内容。”


Harry语气冷静,可握紧轮椅扶手的手指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这正好说明你应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或者说,让Eggsy和你一同面对难道不好吗?”


魔法师说实话并不太惊讶,他认识Harry二十多年了,了解对方的性格。


 


“恰恰相反,我想第一个接受真相,然后给自己留一些消化的时间。”Harry的眼神柔和下来,“Eggsy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我不能永远躲在他的后面。与其让他为这个问题继续饱受煎熬,不如直接把事情解决——我不可能永远做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这对Eggsy太不公平了。”


 


“好吧 Harry。”梅林拍一拍Harry的肩膀,拿出自己的平板,“治疗原理非常简单。在麻醉状态下,我们会用电极刺激你的大脑相应区域,同时播放筛选过的你的记忆片段——谢天谢地我们有这么多的任务录像可供选择,直到激发你的自主回忆。”


 


“这比我预想的简单多了。”


Harry微笑着说。


 


“听上去是这样,”梅林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治疗的关键在于,我们会从低刺激性的记忆片段入手,如果监测仪器显示你的大脑对这些画面没有反应,那么片段的刺激强度会不断加大。换句话说,在你重新回忆起过去之前,无论中途发生什么事,治疗过程不会停止——因为只有持续不断的刺激才能帮助你的大脑回忆,而且所有素材只能使用一次。”


 


“整个过程要持续多久?”


年长绅士敏锐的捕捉到梅林的不自然,但他并没有对此做出表示。


 


“我不知道,Harry,这个完全取决于你,可能只需要十分钟,也可能是十个小时。只有仪器显示你的脑电波活跃到标准值,也就是完全回忆起过去,治疗才会停止。”梅林啪嗒一声将平板合上,尽量让自己显得公事公办,“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我准备好了。”


Harry回答道。


.....................................


梅林开始后悔允许Harry接受治疗了,这简直是对他们所有人的折磨。


他选择以Harry被下令射杀他的约克夏开始——毕竟上次Eggsy就是用这个方法唤醒了他的导师,然而Harry的脑电波动态平稳。随后的视频越来越严酷:加拉哈德第一次在任务中杀人,徒手拧断一个男人的脖子;加拉哈德上任第五年后的反恐任务,用重机枪收割了足足一打恶贯满盈的性命;加拉哈德在贩毒团伙卧底,目睹无辜者被毒贩放出的狼狗撕咬致死,而他为了避免怀疑,当时必须表现得无动于衷。视频一个接着一个的播放,每一个都更加血腥,更加压抑,更想让人逃离。


四个小时过去了。


Harry的心率开始急速上升。他大量出汗,脑电图变得起伏不定,可电波频率仍达不到标准数值——他的本能拒绝回忆起过去,却被困在了无尽的噩梦中。


 


“梅林,加拉哈德心跳过速,而且表现出严重的电解质紊乱,他撑不了太久了。”桂妮维亚看一眼监测数据,神情越发凝重,“我们现在必须做这个决定。”


 


‘再等等,我这里还有一些其他的任务资料......先给他补液吧,再加上Beta-Blocker减缓心律。”


魔法师烦躁的撂下平板,换上一副新的医用手套。他抬头与桂妮维亚交换一个眼神,两人都看到对方额头上淋漓的冷汗。


 


“你知道这样逃避是没有用的!梅林,我们都需要面对现实!”


又十五分钟过去了,情况依旧没有起色,而Harry的表情更加痛苦。他的额头深深蹙起,脸色惨白,唇边一道细细的血流顺着被咬破的嘴唇留进脖颈。


桂妮维亚一把抓住魔法师的肩膀,让他去看加拉哈德的脸庞,“他所受的折磨一点都不少,而且你看,麻药快要失效了。”


 


“ Fuck!”


梅林怒骂了一声,终于下定决心。他有些颤抖的拿起平板,解锁机密文件夹,然后点击了那个注名为‘V-day’的视频。”


时间似乎凝固住了,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


 


突然,连接在年长骑士身上的脑电波监测仪发出刺耳的蜂鸣声——电波运动达到了峰值。与此同时,被固定在仪器上的Harry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不————”


 


“Welcome back, 加拉哈德。”


所有线路、针头和磁极都移除了。Harry被转移到另一张病床上,身边是他的同僚们。


 


“谢谢你,梅林,桂妮维亚。”


他勉力想做出一个微笑,可泪水不受控制从面颊上滑落下来。这是骑士们在二十多年中第一次看到加拉哈德的眼泪。


 


“我想我需要独处一会儿,if you don’t mind。”


沉默片刻之后,Harry略微扬起下颌,语调平缓的说。



热度 71
时间 2018.06.14
转载自 Lizzy-Jones
评论
热度(71)
  1. CakuzSKLizzy-Jones 转载了此文字